首頁 偏方 養生 草藥 穴位 方劑 書籍 中藥 視頻

防癌抗腫瘤

秘方欄目: 內科 外科 婦科 男科 兒科 腸胃 泌尿 肝膽 肛腸 骨科 神經 呼吸 皮膚 腫瘤 美容 滋補 延壽 心腦 食療 按摩 治方大全

兒童腫瘤防治“陽明大降機”理論源流

中醫中藥秘方網 www.0314130.live 發布時間:2018-03-19
淺述呂英從“陽明大降機”理論論治兒童腫瘤的臨床經驗

呂英教授為廣東省名中醫, 現任南方醫院李可中 醫藥學術流派國家傳承基地主任、 南方醫院古中醫疑 難雜病診療中心治未病中心主任。從事中醫臨床近 30 年, 在兒童腫瘤防治工作中具有較高的理論造詣和 豐富的臨床經驗, 臨證之時以 《易經》 為根本, 以 《黃帝 內經》 為宗旨, 以六經辨證為大法, 以傷寒方藥為醫 劍, 運用純中醫防治臨床疑難雜癥和急危重病。立志 通過中醫之路報效國家, 繼承和發揚李可老中醫的學 術思想, 探索一條行之有效的中醫師承教育之路, 培養 一批會看病的純中醫臨床型人才。

《道德經·第二十五章》 有云 : “人法地, 地法天, 天法道, 道法自然。 ” 天下萬物同出一理, 人乃萬物之 靈, 亦為天地之產物, 天地一大宇宙, 人身一小宇宙, 天 人合一, 故天地一氣升浮降沉, 人身應之, 氣機先降后 升, 降入土下水陰中, 降的越深, 陽根越深固, 元氣越充 足。故西方陽明燥金之氣順降則人身一氣周流, 循環 無端, 生生不息。

立足上述觀點, 呂英教授認為氣一元論為中醫學 之理論基石, 該理論認為“氣” 是宇宙天地的本原, 是 構成萬物的基本元素, 正如《素問·寶命全形論》 所 云 : “天覆地載, 萬物悉備, 莫貴于人, 人以天地之氣 生, 四時之法成。 ” 故人乃稟天地陰陽四時五行之氣化 合而生, 陰為陽之基, 但人之生機以陽為主, 即“陽生 陰長, 陽殺陰藏” 之理。因此人身陽氣的斂、 降、 藏、 蓄 可反映陽根是否深固, 生機是否旺盛。大氣之始降對 應 “主氣” 中五之氣陽明燥金, 立足人身, 氣機運行遵 循著同樣的自然規律, 故李可老中醫提出“陽明之降 乃人身最大降機” [1 ] 。

縱觀古今, 大多數醫家都從臟腑經絡角度把“陽 明” 單純解釋為胃和大腸, 由此便喪失了“陽明” 的本 來面目, 那么下文將按照歷史源流發展的角度去解讀 呂英教授對于 “陽明” 的看法, 從而得出“陽明之降乃 人身最大降機” 的結論, 以還原“陽明” 和“陽明大降 機” 的真面目。

1 “陽明” 和 “陽明大降機” 理論源流

1. 1 首論于 《黃帝內經》 《素問·至真要大論》 曰: “帝曰: 陽明何謂也? 岐伯曰: 兩陽合明也” 。對于 “兩 陽合明” 的問題, 目前大多數醫家都片面的理解為陽 明就是陽氣極盛之意。那么劉力紅老師在《思考中 醫》 中解釋: 兩陽合明“是把陽氣從一種生發的狀態、 釋放的狀態收攏聚合起來, 使它轉入蓄積收藏的狀態, 這個才叫兩陽合明, 這個才與陽明的本義相符” 。因 此說 “合是聚合的意思, 是合攏的意思, 這個合正好與 開相對應, 不是疊加的意思, 是合攏的意思, 這個合正 好與開相對應, 不是疊加的意思, 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 意思, 即如 《說文解字》 中解釋‘合’ 曰‘合口也’ 。 ” [2 ] 故陽明其實是一種陽極轉陰的氣機運行狀態。且《素 問·天元紀大論》 曰 : “陽明之上, 燥氣主之。 ” 可知燥 為陽明本氣, 其性涼, 主肅降, 乃秋天之氣, 對應五行屬 金。猶如自然界秋氣燥金來臨之季, 草木之枯萎、 水泉 之涸竭, 即為燥金用事之象。那么根據 “有驗于天者, 必有驗于人” 之理, 故西方陽明燥金之氣順降則人身 陽氣歸位、 元氣增強, 如此一氣周流方能循環無端、 生 生不息。

1. 2 落實于 《傷寒論》 《傷寒論》 是醫圣張仲景“勤 求古訓、 博采眾方” , 在秉承 《周易 》 《黃帝內經》 的基礎 上, 結合理法方藥將六經辨證純熟地運用于臨床的體 現。其立方施治尤重中州之氣, 始終貫徹“用中” 和 “執中” 理念。正如《傷寒論》 第 184 條所云 : “陽明居 中, 主土, 萬物所歸, 無所復傳……” 。陽明位居中焦, 又與五行之土同氣相求, 故具有土金合德之性, 土為萬 物之母, 無土不成世界, 萬物土中生, 萬物土中藏, 萬物 土中滅, 因此 “陽明之降乃人身最大降機” 。且《傷寒 論》 第 270 條有云 : “傷寒三日, 三陽為盡, 三陰當受 邪, 其人反能食而不嘔, 此為三陰不受邪也” 。故陽明 不衰, 則陽氣可降, 元氣有根, 邪氣斷難深入三陰, 即 “正氣存內, 邪不可干; 邪之所湊, 其氣必虛” 之理。

1. 3 完善于《圓運動的古中醫學》 李可老中醫認 為 : “彭子益先生以易論醫, 創河圖五行運行以土為中 心論, 中氣為軸, 十二經( 五臟、 六腑) 經氣為輪, 軸運 輪轉, 輪運軸靈, 軸停輪止, 生命終結。 ” [3 ] 并從紛繁復 雜的古醫經中理出“生命宇宙整體觀” 。且其以河圖 中氣升降圓運動之理而著的《圓運動的古中醫學》 中 曰 : “五氣之時, 地面上盛滿的陽熱, 經秋氣之收斂, 正 當下降。中土之下, 陽氣充足。濕氣已收, 大宇光明。 陽盛而明, 故稱陽明。金氣當旺, 濕氣收, 則燥氣結。 此時地面上空的金氣, 壓力極大, 故稱燥金。 ” [4 ] 天地一 氣的圓運動先降后升, 一年之中大氣自夏至始降, 降入 土下水陰中, 降得越深, 陽氣越充足, 水中有火, 則生元 氣, 生生之源方得以增強, 來年春天才能萬物復蘇、 生 意盎然。由此可見 , “陽明大降機” 的和順與否關系到 整個氣機運行的圓運動。

綜上所述, 一氣周流的關鍵在于“陽明大降機” 的 和順, 即 “陽明之降乃人身最大降機” 之理, 陽明得降, 元氣有根, 生生之源方得以增強, 如此一氣周流才能循 環無端、 生生不息。

2 “陽明” 和 “陽明大降機” 的涵義

根據上述對于 “陽明” 和 “陽明大降機” 的解讀, 那 么立足氣一元論, 呂英教授認為“陽明” 和“陽明大降 機” 主要可以從以下三個方面來認識。

2. 1 從標本中、 開闔樞認識 從標本中而論 , 《素 問·六微旨大論》 曰 : “陽明之上, 燥氣治之, 中見太 陰; ……太陰之上, 濕氣治之, 中見陽明。 ” 且《素問· 至真要大論》 有云 : “少陽太陰從本, 少陰太陽從本從 標, 陽明厥陰, 不從標本從乎中也。故從本者, 化生于 本, 從標本者有標本之化, 從中者以中氣為化也。 ” 故 陽明從中化, 太陰從本化, 以陽明之中, 太陰濕土也, 故 燥從濕化。因太陰的虛化寒化, 燥濕不濟, 往往導致陽 明界面的火、 熱、 燥。即李可老中醫提出“陽明之燥 熱, 永不敵太陰之寒濕” 。

從開闔樞而言 , 《素問·陰陽離合論》 曰 : “是故三 陽之離合也, 太陽為開, 陽明為闔, 少陽為樞……是故 三陰之離合也, 太陰為開, 厥陰為闔, 少陰為樞。 ” 故厥 陰、 陽明同主闔, 二者體現的是氣機升降出入之道路, 且陽明闔則太陰開, 表現為陽氣之斂降, 反映的是一切 陽極轉陰的氣機運行狀態。

2. 2 從臟腑系統認識 肺在生成五行上屬辛金, 位于 五方之西方; 根據圓運動一氣周流理論, 結合經脈而 言, 又屬手太陰肺經辛金之氣, 與足太陰脾經己土之氣 手足同經、 一氣貫通, 故肺為土金合德之臟。 膽在生成五行上屬甲木, 位于五方之東方; 根據圓 運動一氣周流理論, 結合經脈而言, 又屬足少陽膽經甲 木之氣, 與足厥陰肝經乙木之氣自成一小圓運動, 即呂 英教授所言 “甲膽一降, 乙木自升, 生化無窮” 之理。 胃在生成五行上屬戊土, 位于五方之中央; 根據圓 運動一氣周流理論, 結合經脈而言, 又屬足陽明胃經戊 土之氣, 與足太陰脾經己土之氣相表里, 兩者燥濕相 濟、 升降相因、 納化相依、 相輔相成、 和氣一團 [5 ] 。 大腸在生成五行上屬庚金, 位于五方之西方; 根據 圓運動一氣周流理論, 結合經脈而言, 又屬手陽明大腸 經庚金之氣, 與手太陰肺經辛金之氣相表里。 因此, 立足氣一元論, 肺、 膽、 胃、 大腸都屬于陽明, 四者的氣運狀態皆屬于陽明大降機。

2. 3 從經絡系統認識 《圓運動的古中醫學》 提出 “中氣如軸, 四維如輪, 軸運輪轉, 輪運軸靈。 ” 大氣的 五行是融合的, 分析不開的, 人身亦然。五行又具有陰 陽屬性, 分別與經脈、 臟腑構成十二經氣, 同一五行屬 性的經氣自成一圓運動, 一升一降, 遂有手太陰肺經辛 金之氣、 足太陽膀胱經壬水之氣、 足少陽膽經甲木之 氣、 手少陰心經丁火之氣、 手厥陰心包經相火之氣、 足 陽明胃經戊土之氣均主右降, 故李可中醫藥學術思想 將其統稱為 “陽明大降機” [6 ] 。 綜上所述, 六氣乃一氣的變現, 陰陽、 五行、 臟腑、 經脈皆為一氣所化生, 人身圓運動之氣不是簡單的一 個三維立體, 而是由多網絡但又不離三陰三陽開闔樞、 標本中規律的一氣周流, 故臨床上但凡出現上述陰陽、 五行、 臟腑、 經脈之氣的斂降不利、 不降或逆上都可歸 屬 “陽明大降機” 失常。

3 “陽明大降機” 理論與兒童腫瘤的內在聯系及其在 治療中的應用

立足人身一氣周流, 陽根是否深固, 生機是否旺盛取決于陽氣是否順利斂降、 封藏、 蓄積 [7 ] 。大氣之始降 對應主氣五之氣陽明燥金, 若西方陽明燥金得以順降, 降至土下水陰中, 火、 熱、 燥邪便可自行歸位, 生生之源 得以充養, 則 “正氣存內, 邪不可干” 。反之, 陽明降機 失常, 火、 熱、 燥邪亢盛, 則生生之源不足。因陽明本位 本氣的失常多表現為火、 熱、 燥邪, 但由于陽明失闔, 坎 水不足, 出現了虛化、 寒化, 即三陰虛寒, 相火離位, 火、 熱、 燥邪亢盛同時存在, 即李可老中醫所言 “凡病皆為 本氣自病” 之理。

故依據此理, 陽明大降機失常多表現為高熱、 顏面 紅艷或面部烘熱、 汗多、 口干、 欲涼飲、 便秘、 鼻衄、 咯 血、 吐血、 呃逆、 噯氣、 嗆咳、 咳嗽、 煩躁、 失眠等火熱燥 癥和逆氣在上的表現。

兒童腫瘤病屬先天稟賦元陽不足, 三陰虛寒, 局部 六氣乖亂絞結成形, 歸根結底, 多為陽明大降機不能和 順, 致下焦虛寒, 甚則成冰凝之狀, 逆上之六氣停留局 部, 久則化燥、 化熱、 化火。

然臨證時遇到患者之病機錯綜復雜, 同一個病人 身上可同時顯現上述不同系統的陽明功能失常之象, 故對于兒童腫瘤患兒的治療, 應在顧護三陰本氣即根 氣、 中氣、 萌芽的同時, 根據癥狀仔細分析不同系統的 陽明主闔功能失常的程度, 和降陽明, 然后根據此程度 合理搭配藥味及藥量, 使患兒自身一氣周流之圓運動 周流不息, 陽明闔則坎水足, 達到增強生生之源之效。 茲舉一臨床驗案, 以拋磚引玉。

4 病案舉例

胡某, 女, 13 歲, 南方醫院 ID 號: 34240436。嬰兒 型纖維肉瘤切除術后化療病史。該患兒于 2010 年 7 月在中山大學一附院行左側胸壁腫物切除術, 病理提 示: ( 胸壁) 嬰兒型纖維肉瘤, 術后共行 6 次化療。 2014 年 10 月 23 日開始在本科就診, 并且以純中醫治 療至今。十一診: 2016 年 5 月 12 日。上診服用基地 自擬方 “三焦氣方” 加味[ 藥用: 酒大黃 10 g, 熟地黃 90 g, 生山茱萸 30 g, 茯苓 15 g, 澤瀉 15 g, 蒸附片 15 g, 紫 油桂 15 g( 后下 5 min) 白術 45 g, 黃芪 45 g, 升麻 6 g, 柴胡6 g, 桂枝10 g, 烏梅9 g] 。后前額、 鼻翼痤瘡明顯 好轉。余癥無明顯變化: 精神欠佳, 仍易疲乏。仍易煩 躁, 易發脾氣?诟, 口苦, 口臭。食量大, 易饑。頸、 肩、 腰痠痛。大便仍日 1 解, 多在夜晚 19: 00 - 21: 00 解便, 先干后成形, 時便不盡感。2016 年 5 月 9 日、 2016 年 5 月 10 日各鼻衄 1 次, 2016 年 5 月 8 日鼻塞、 流鼻涕、 咳嗽、 咽痛, 當地醫院服中藥 4 劑后( 具體不 詳) 上癥漸緩解, 現仍有輕微鼻塞。LMP: 2016 年 4 月 20 日, 經來無不適。舌黯紅苔薄黃膩, 脈沉。

此診辨證 “三陰本氣不足, 陽明逆氣在上” , 治則 為 “充實三陰本氣, 承降陽明逆氣” , 予基地自擬方“逆 氣方” 加味。藥用: 酒大黃 10 g, 茯苓 30 g, 澤瀉 30 g, 牛膝 30 g, 蒸附片 10 g, 炙甘草 30 g, 生曬參 30 g, 山藥 60 g, 白芍 30 g, 白術 120 g, 炒蒼術 15 g, 蒲公英 30 g。 予 7 劑。用法: 1 劑/3 d, 每劑加水 1500 mL, 一直文火 煮 1. 5 h 以上, 煮取 300 mL, 分 3 d, 1 次/d。

按 嬰兒型纖維肉瘤病屬三陰虛寒, 局部六氣乖 亂絞結成形。此診患兒在服用上診“三焦氣方” 加味 后前額、 鼻翼痤瘡明顯好轉, 但是余癥無明顯變化, 說 明在深、 在里、 在內存在《傷寒論》 第 184 條所云 : “陽 明居中, 主土, 萬物所歸, 無所復傳……” 的陽明界面 的伏熱, 直接以大劑熟地填補真陰為主的方法行不通。 該患兒當前表現為精神欠佳、 易疲乏提示厥少二陰本 氣不足, 萌芽升發無力; 易煩躁、 發脾氣說明厥陰容易 直升化火生風, 風火相煽, 究其本源, 還是因為土載木 和水涵木之力不夠; 口干, 口苦, 口臭提示陽明界面有 熱; 食量大, 易饑說明太陰本氣不足, 相對而言, 陽明燥 氣就太過; 頸、 肩、 腰痠痛提示“陽氣者, 精則養神, 柔 則養筋” 的陰精不夠; 多在夜晚解便, 先干后成形, 時 便不盡感說明陽氣不足, 導致相火離位和推動力不夠 同時存在; 另外鼻衄兩次也說明該患兒身體內是存在 伏熱的; 舌黯紅苔薄黃膩提示陽虛陽郁生濕化熱, 脈沉 說明三陰本氣不足。所以當此之時應在充實三陰本氣 的前提下, 承降陽明逆氣。故予基地自擬方“逆氣方” 加味。方中用酒大黃清解陽明伏熱、 承降陽明逆氣 [8 ] , 山藥、 茯苓、 澤瀉、 牛膝、 蒸附片、 炙甘草、 生曬參充實三 陰本氣、 疏導寒濕陰霾 [9 ] ; 120 g 白術崇土制水、 滋液潤 便、 通過太陰解決陽明 [10 -11 ] ; 前額、 鼻翼長痤瘡, 再結 合舌象, 提示存在濕熱氣結, 故用炒蒼術、 蒲公英以化 濕濁、 清解局部熱毒, 再合上茯苓、 白芍打開局部水熱 氣結 [12 ] 。

十二診: 2016 年 7 月 16 日。上方斷續服用( 經期 停服) 。服藥后前額、 鼻翼痤瘡進一步好轉, 現僅留痘 印。易疲乏好轉, 上診至今未感冒,F精神佳, 稍亢 奮。鼻衄未發。易發脾氣、 煩躁同前?诟, 口苦, 飲 水多, 口臭。食量大, 易饑。眠不安穩, 難入睡。大便 日 1 ~2 解, 成形。易頸、 肩、 腰痠痛。LMP: 2016 年 6 月 22 日至 2016 年 6 月 26 日, 量適中, 痛經( + ) 。舌 郁黯苔薄白, 脈細滑。

處方在上診“逆氣方” 加味的基礎上去炒蒼術加 烏梅、 蟬蛻、 僵蠶。藥用: 酒大黃 10 g, 茯苓 30 g, 澤瀉 30 g, 牛膝30 g, 蒸附片10 g, 炙甘草30 g, 生曬參30 g, 山藥 60 g, 白芍 30 g, 白術 120 g, 蒲公英 30 g, 烏梅 10 g, 蟬蛻 10 g, 僵蠶 10 g。予 7 劑。用法: 1 劑/4 d, 每劑 加水 1500 mL, 一直文火煮2 h 以上, 煮取200 mL, 分4 d, 1 次/d。

按 該患兒服藥后前額、 鼻翼痤瘡進一步好轉, 精 神轉佳、 易疲乏好轉, 鼻衄未發, 大便轉正常、 成形, 舌 苔由薄黃膩轉薄白, 脈由沉轉細滑, 提示藥證相合, 三 陰本氣得到進一步增強、 陽明逆氣部分得降、 濕濁得 化; 但易發脾氣、 煩躁同前, 仍口干、 口苦、 飲水多、 口 臭, 食量大、 易饑, 眠不安穩、 難入睡, 易頸、 肩、 腰痠痛, 說明部分陽明逆氣仍未得降, 且中氣斡旋之力不足; 故 此診效不更方, 繼續用逆氣方充實三陰里氣、 承降陽明 逆氣; 由舌苔可知濕濁之象不明顯, 故去炒蒼術; 合上 烏梅收斂離位的相火 [13 ] , 通過多條線路截斷火熱燥來 源; 僵蠶、 蟬蛻、 酒大黃有升降散之意以升陽中之清陽, 降陰中之濁陰, 加強中氣斡旋之力 [14 ] 。

5 結語

由此驗案可知, 立足氣一元論, 若陽明大降機恢復 正常, 火、 熱、 燥三邪便可自行歸位, 達到增強三陰本氣 之效, 即 “陽明闔, 坎水足” 之理。

來源:遼寧中醫雜志 作者:溫良桃 馮克久 劉林鳳 劉釗汝 李愛武 呂英
Tag標簽:

猜你感興趣

迅盈网球比分直播